皖西廬劇再放光彩

 

作者:六安網 添加日期:13年12月05日 點擊數:

 

      11月26日晚,大型廬劇現代戲《信義人家》全市巡演,在裕安區平橋鄉三里崗村拉開帷幕。隨后,該劇將在全市其他區縣、部隊以及部分高校陸續演出。皖西廬劇又回歸到了大家的視線中,又成了大家茶余飯后的話題。

        皖西廬劇,作為首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以曲調柔美、唱腔圓潤、表情感人而著稱,代表著六安的文化品牌和綜合藝術形象,曾鼎盛一時。然而,和其他傳統藝術一樣,皖西廬劇也曾經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時代沖擊,其傳承發展之路上遇到了重重險阻,不免讓人扼腕嘆息。不過值得慶幸的是,一批廬劇老藝術家成立皖西廬劇藝術研究學會,攜手新秀致力于將皖西廬劇藝術進一步發揚光大,使之在文化大發展、大繁榮中綻放出更加奪目的光彩。

曾經鼎盛

      如今在電腦上打開百度上直接搜索“皖西廬劇”,會找到相關結果約47500個,其中有很多對其詳細介紹的詞條。在皖西廬劇藝術研究學會創辦的《皖西廬劇》雜志第一期中,《皖西廬劇簡述》一文更是表述出了皖西廬劇是發脈皖西的地方劇。根據相關資料以及廬劇老藝人們的介紹可得知,廬劇原名倒七戲,俗稱“小戲”、“小倒戲”“小蠻戲”。因其盛行于安徽省的皖中地區,古屬廬州,故于1955年經省人民政府正式命名為廬劇。

        廬劇是在大別山一帶的山歌、淮河一帶的花燈舞的基礎上,吸收了鑼鼓書、端公戲、徽劇、采茶戲等唱腔逐步發展而成。它在長期流傳過程中,受各地風俗、語言和欣賞習慣的影響,形成了西、中、東、北四路流派。其中西路廬劇以六安、霍山為中心,流行于金寨、霍邱、岳西和湖北省的英山、麻城及河南省的固始、商城等地。其唱腔豐富,分“主調”和“花腔”兩大類,曲調上保留了較多的小嗓子唱法,接近皖西山歌的風韻,傳統劇目約有200多出。現按藝人師祖輩從藝年代推算,皖西廬劇距今約有200余年的歷史。

        建國前,廬劇是以民間半職業、職業演出的形式出現的,大小劇目都以“口傳心授”的方式傳承,藝人生活無保障。建國后,廬劇受到黨和人民政府的重視。1951年,倒七戲藝人蕭玉福在相關部門幫助下組建“德慶劇團”;1952年,霍山組建發展“霍山縣廬劇團”;1953年,六安城區建立“皖西廬劇團”。隨后,舒城、壽縣都相繼建立了廬劇團。

        值得稱道的是,皖西廬劇團1962年和1982年分別創排了大型現代戲《程紅梅》、《媽媽》赴京演出,隨后又創排演出了現代戲《霜天紅葉》、《鴛鴦鞋》、《劉鄧在皖西》、《八月桂花遍地開》等劇目,多次由省、市領導同志率團赴新疆和福建前線部隊慰問演出。其中廬劇《劉鄧在皖西》為地方戲演偉人開創了先例,于2004年至2005年先后在中央電視臺戲曲頻道向全國整場播出達13次,《八月桂花遍地開》把沉寂了數十年的當年紅軍時期廣為流傳的“窮人調”、“好漢歌”、“送郎當紅軍”等革命歷史民歌呈現在廣大觀眾面前。2005年,皖西廬劇隨市政府代表團出訪芬蘭瓦爾考斯市。

發展遇阻

      從上世紀50年代初期,皖西廬劇流行區的群眾幾乎時時與廬劇為伴,他們插秧、采茶等勞作時,手里忙著農活,嘴里唱著廬劇助興。等遇到喜事和重大節日時,大家更是離不開廬劇表演。隨后短短幾十年,皖西廬劇團無論在劇種的發展,劇團的建設,劇目的創新,音樂的改革以及演員的培養等諸多方面都有了長足的進步。特別是《借羅衣》、《休丁香》、《程紅梅》、《媽媽》、《點狀元》等一大批優秀劇目的相繼問世,也讓武克英、汪宏云、孫自嬋、盛澤斌、陳其英、王林、梁春賢等一大批優秀演員走紅省內外,更是引起了全國戲曲界同仁的矚目。無怪乎當時有人說:“西路廬劇是安徽廬劇的‘半壁江山’”,“只有‘西路’可以救廬劇”。

        著名的廬劇表演藝術家、國家一級演員武克英,為廬劇的繼承和發展做出了突出貢獻,被文化部定為廬劇傳承人。她十幾歲進入廬劇團,經歷了廬劇最為輝煌時期。“那時候幾乎天天演出,曾連續3個多月送戲下鄉100多場。”武克英至今記得當時許多村民都是拿出平時積攢舍不得吃的雞蛋換票。而劇團在市區的演出,也總是場場爆滿。由武克英飾演林黛玉的廬劇《紅樓夢》傳遍江淮大地,就連到黃梅戲盛行地安慶演出時也是“一票難求”。談到往日的輝煌,想到眼下發展的重重阻力,武克英深感焦慮和責任。

        經歷上個世紀80年代的輝煌之后,隨著電視的普及,流行文化發展,廬劇走上了下坡路。由于長期的戲曲不景氣和多元化藝術形式的沖擊,廬劇的演出市場低迷,廬劇觀眾群體逐漸趨于弱化。“好多廬劇故事都是講農村農民生活的”、“廬劇唱腔有種悲痛的感覺”、“廬劇里的唱詞都是方言,聽不懂”……帶有濃厚的生活氣息和鄉土特色,有著“哭腔”特性的廬劇,在很多市民尤其是年輕的市民眼里,已失去了她昔日的光彩,不愿去聽更不愿去學。在這樣的背景之下,后繼人才匱乏、學術研究薄弱、專業表演遇冷……很長一段時間,全省只有皖西廬劇團和合肥廬劇團等為數不多的專業劇團艱難維系勉強演出。

        對此,廬劇老藝術家馬賢炯、馬洪濤提出了三憂:憂表演人才貧乏,演出技能弱化;憂主創后繼乏人,事業發展艱難;憂缺乏中介力量,發展舉步維艱。

再放光彩

      演出是一個劇團保持生機和活力的根本保證,也是一個劇種能夠傳承下去的載體。然而長期以來,為了適應市場經濟和青年一代觀眾的需求,皖西廬劇團更多的是組織綜藝節目演出。

        2010年8月,皖西廬劇團和皖西大戲院打破傳統觀念,組建了六安市皖西演藝傳媒集團有限公司。改制轉企之初,原皖西廬劇團部分老演職人員認為,新公司為了打市場顧了綜藝可能丟掉了廬劇。而部分青年廬劇演員則認為,新公司要發展綜藝,戲劇演員早晚會被淘汰。針對當時的市場情景和員工顧慮,該公司董事長陳席認為多元化時代的舞臺需要綜合藝術并不排斥戲曲表演,提出了不僅不會丟掉廬劇,而且還要使其再放光彩的發展目標。與廬劇急速衰退不同,黃梅戲在時代的沖擊下卻興旺得多。陳席認為,廬劇沒有較早地與現代媒介技術相結合是發展遇阻的一個根源。為了廬劇藝術的繼承、保護和創新,該公司做了很多努力,尤其在創新方面,大膽改革唱腔、創演現代戲以及培養新人。曾原先“手捧鐵飯碗,守著舞臺沒戲唱”的尷尬處境,到每年完成各類演出200多場、藝術精品生產步入省內地級市演藝行業第一方陣,讓陳席和員工們看到了皖西廬劇傳承和發展的希望。2010年,廬劇新秀馮曉微主演的現代廬劇《杜鵑啼血》以鮮活靈動的舞臺表現和扣人心弦的唱腔,獲得了安徽省第九屆文化藝術節五項大獎。現代戲的創作不僅弘揚了主旋律,唱響了時代樂章,也給大眾帶來了一種新的精神享受。

        2012年11月,一些離、退休廬劇藝術家帶著對廬劇的熱愛以及傳承的責任心,經過幾個月的調研、籌備,組織成立了皖西廬劇藝術研究學會。學會執行主席沈曉富告訴記者,他們開展廬劇藝術方面的理論研究、劇目整理、帶徒傳藝,著力培養廬劇新人,并陸續發行了《皖西廬劇》雜志,還積極組織展演送戲下鄉,為的就是皖西廬劇藝術進一步發揚光大,使之在文化大發展、大繁榮中綻放出更加奪目的光彩。

        2013年,在第二屆大別山(六安)山水文化旅游節開幕式上,廬劇表演《觀畫》通過新媒體和新的藝術樣式,讓現場觀眾眼前一亮。古老藝術傳承需要培養青年演員,更要爭取青年觀眾。作為山水文化節的一個活動,我市不僅舉辦了廬劇小戲折子戲大獎賽,還舉行了藝術論壇、民間愛好者打擂比拼以及傳統大戲專場演出等,六安市戲曲藝術家協會主席、皖西廬劇藝術研究會執行主席沈曉富表示,通過這些活動,希望培養青年一代觀眾欣賞情緒,讓更多的人了解廬劇、熟悉廬劇。

        今年8月,由皖西演藝傳媒集團有限公司新編排的大型現代廬劇《信義人家》,緊跟時代,弘揚真善美、傳遞正能量,唱響了社會主義核心價值體系的主旋律,參加第十屆安徽省藝術節獲得了多項獎項。眼下,這部《信義人家》正作為該公司年末“送戲下鄉”的主打曲目,唱響六安市的每個角落……

  

打開微信掃描二維碼      [X]

重庆时时彩稳定版app